心理科学进展, 2019, 27(11): 1853-1862. doi: 10.3724/SP.J.1042.2019.01853

研究前沿

焦虑个体抑制控制缺陷的研究现状和争议:基于注意控制理论视角

魏华1, 周仁来,1,2

1 东南大学生物科学与医学工程学院, 学习科学中心, 儿童发展与学习科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南京 210096

2 南京大学心理系, 南京 210023

The current status and controversy of inhibitory control deficits in anxiety: A perspective from attentional control theory

WEI Hua1, ZHOU Renlai,1,2

1 Key Laboratory of Child Development and Learning Science of Ministry of Education, Research Center for Learning Science, School of Biological Sciences & Medical Engineering, Southeast University, Nanjing 210096, China;

2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Nanjing University, Nanjing 210023, China

通讯作者: 周仁来, E-mail: rlzhou@nju.edu.cn

收稿日期: 2018-12-14   网络出版日期: 2019-10-31

基金资助: * 江苏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  2015JDXM001
南京大学双创示范基地重点项目.  SCJD0406
东南大学基本科研业务费资助项目(CDLS-2018-05)资助.  

Received: 2018-12-14   Online: 2019-10-31

摘要

根据注意控制理论的观点, 焦虑会削弱个体的抑制控制功能。虽然这一假设得到了大量行为学和神经生理证据的支撑, 但在高焦虑个体是增加还是减少自上而下注意控制资源来完成抑制控制任务这一核心问题上却存在较大争议。多种因素的存在造成了这一局面。理论解释本身存在明显的不足; 实证研究中多种额外变量的存在导致已有研究结果的信效度较低。未来可以通过探索焦虑水平、注意控制水平和抑制控制之间的关系来解决这一争议。

关键词: 焦虑 ; 抑制控制缺陷 ; 注意控制理论 ; 注意控制

Abstract

According to attentional control theory, anxiety could impair the inhibitory control. Although this hypothesis has been supported by numerous behavioral and neurophysiological evidences, there is considerable controversy on whether the high anxiety individual increases or decreases the top-down attentional resources in order to accomplish the inhibitory control task. This problem may be caused by a variety of factors. The theoretical interpretation itself has obvious deficiencies. Moreover, multiple extraneous variables results in lower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 the empirical research results. To resolve this controversy, future research should try to explor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nxiety level, attentional control level and inhibitory control.

Keywords: anxiety ; inhibitory control deficit ; attentional control theory ; attentional control

PDF (526KB) 元数据 多维度评价 相关文章 导出 EndNote| Ris| Bibtex  收藏本文

本文引用格式

魏华, 周仁来. (2019). 焦虑个体抑制控制缺陷的研究现状和争议:基于注意控制理论视角 . 心理科学进展, 27(11), 1853-1862

WEI Hua, ZHOU Renlai. (2019). The current status and controversy of inhibitory control deficits in anxiety: A perspective from attentional control theory. Advance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7(11), 1853-1862

1 引言

焦虑是个体经历的一种不愉快的情绪体验或心理状态。作为一种人类进化过程中产生的基本情绪, 适度的焦虑有其适应意义, 但是高焦虑对个体的认知能力具有明显的损害作用(Bishop, 2007; Eysenck, Nazanin, Rita, & Calvo, 2007)。实验研究发现特质焦虑、考试焦虑都对个体的认知能力具有消极影响(Derakshan & Eysenck, 2009; Eysenck & Derakshan, 2011; von der Embse, Jester, Roy, & Post, 2018)。这种消极影响不仅表现在高焦虑个体对威胁性刺激(例如, 威胁性的人脸图片和词语等)存在注意偏向(Mogg & Bradley, 2018; Yair, Dominique, Lee, Bakermans-Kranenburg, & Ijzendoorn, 2007), 而且表现在高焦虑个体在对非威胁性的刺激或者个体行为的抑制控制上存在缺陷(Berggren & Derakshan, 2013a; Derakshan & Eysenck, 2009; Eysenck & Derakshan, 2011; Eysenck et al., 2007)。这一问题在教育领域尤其突出, von der Embse等人(2018)综述了1988年以来有关考试焦虑和包括标准化考试、大学入学考试等在内的多种考试成绩的相关研究发现, 考试焦虑和考试成绩存在显著的负相关关系。因此, 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开始关注焦虑削弱认知能力的产生机制。

无论是早期的认知干扰理论和加工效能理论, 还是新近的注意控制理论都认为焦虑会损害个体的抑制控制能力(Eysenck et al., 2007; von der Embse et al., 2018)。注意控制理论指出其理论的适用仅限定于特质焦虑、考试焦虑。抑制控制功能即个体的抑制功能, 作为中央执行系统的核心成分, 是一个涉及能够控制自己的注意力、行为、思想和/或情绪来压倒强烈的内在倾向或外在诱惑, 而去做更合适或更需要事情的综合性系统(Diamond, 2013)。良好的抑制控制能力是个体完成注意、记忆等认知任务的基础, 因此针对焦虑如何影响抑制功能的研究具有重要价值。然而在实际研究中, 相关理论和实证研究却存在较大争议, 严重阻碍了相关方面研究的发展(Berggren & Derakshan, 2013a; Bishop, 2009)。因此, 本文将在全面梳理新近有关焦虑影响抑制控制功能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 对研究争议可能的产生原因进行总结和分析。

2 焦虑个体抑制控制缺陷的理论解释:两种对立的观点

研究者于2007年在整合认知干扰理论、加工效能理论等理论基础上提出了目前被广泛认可的解释焦虑和抑制控制关系的理论——注意控制理论, 注意控制理论假设焦虑会削弱中央执行系统的注意控制能力, 进而会损害个体的认知能力(Derakshan & Eysenck, 2009; Eysenck & Derakshan, 2011; Eysenck et al., 2007)。中央执行系统并非一个单一维度的结构功能体, 而是由不同但是紧密关联的结构体构成的一个综合系统。中央执行系统被认为包含至少三个相对独立的成分, 分别是抑制(Inhibition)、转换(Shifting)和刷新(Updating) (Nigg, 2000)。根据注意控制理论的观点, 中央执行系统的核心成分抑制和转换的完成主要需要注意控制功能的参与, 刷新则主要需要记忆功能的参与, 因此焦虑主要削弱个体的抑制和转换功能。而且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 焦虑可能和抑制功能的削弱, 也就是抑制控制缺陷相关更显著(Olatunji, Cisler, & Deacon, 2010; Reinholdt-Dunne, Mogg, & Bradley, 2013)。

抑制控制的完成依赖于注意控制系统的正常运作, 注意控制系统是一个由目标驱动的自上而下过程和一个由刺激驱动的自下而上过程构成的稳定系统(Corbetta & Shulman, 2002)。注意控制理论认为, 正常情况下个体的这一系统处于动态平衡状态。但高焦虑个体的注意控制系统的平衡性较低, 这表现在高焦虑个体更容易被内在的分心刺激(担忧性思维)和外界的无关信息所干扰。担忧性思维使得高焦虑个体自上而下目标控制系统的效率降低, 而当外界刺激性信息是威胁性时, 高焦虑个体比低焦虑个体更容易受影响, 这时候高焦虑个体对威胁性信息存在注意偏向, 个体自下而上的注意控制系统受威胁性刺激的干扰, 导致其注意控制系统的动态平衡进一步被打破(Eysenck et al., 2007)。此外, 注意控制理论接受了加工效能理论的观点, 认为焦虑首先阻碍了加工效能, 而不是操作成绩。“加工效能”这一指标最